美急诊医生出现新冠症状后去世 亲人:没来得及检测


之所以需要进行更广范围的讨论,原因是延期涉及到与《奥林匹克宪章》的不统一之处。按照《宪章》中的规定,每一届的夏季奥运会应该在四年奥运周期的第一年举行。

同时,无症状感染者的临床状态变化,可能会使这一占比成为与“现有确诊病例”相似的动态化数值。在中国的疫情通报中,若无症状感染者出现临床症状,他们即会被订正为“确诊病例”,并排除出无症状感染者的分类中。

当然,也不是没有特例。奥运历史上唯一没有遵守《奥林匹克宪章》规定的是1956年的墨尔本奥运会,由于当时的马术比赛因条件限制只能在瑞典进行,因此这届奥运会只能在不同时间和不同大洲举办。

在国家卫健委最新的第六版《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防控方案》中,无症状感染者被定义为“无临床症状,呼吸道等标本新型冠状病毒病原学或血清特异性IgM抗体检测阳性者”。“无临床症状”的特点,为筛查并判断感染者的后续变化,制造了困难;这也是无症状感染者在当下备受关注的原因。

也是从1月下旬开始,钟南山、张文宏、袁国勇等多位活跃于公众视野的医学专家,在观察研究病例的过程中,公布了对无症状感染者的诸多发现;其中的共识是,无症状感染者有传染病毒的可能,会给疫情防控带来困难,因而政府需要加强防控,而个人则需做好佩戴口罩等防护措施。这些发现也推动了官方对多版新冠肺炎防控方案的修改,并加强了对无症状感染者的防控措施。

2020年,是体坛大变局之年。

因此,这就牵涉到另一种质疑的观点:目前东京奥运会在没有召开国际奥委会全会的情况下单方面决定延期一年,这一举动涉嫌违反《奥林匹克宪章》。

“因为我们有强有力的监测系统,一旦发现(无症状感染者)立即隔离,同时对相关接触者也立即隔离观察,第一时间切断传播链的话,不会出现像第一波那样的疫情暴发。”钟南山在4月1日接受深圳卫视采访时,给出了这样的判断。毛里塔尼亚卫生部当地时间3月31日发布疫情通报,该国出现首例新冠肺炎死亡病例。死者为一名48岁女性,3月16日从法国返回,30日死亡,死后被确诊染上新冠肺炎。

对于普通群众而言,需尽的努力与过去一样,在人群密集处及特殊场所佩戴口罩,坚持勤洗手,避免过度忧虑。

概念定义看似清晰明了,但这一群体在鉴定时存在不少“模糊地带”。上海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曾在公众号“华山感染”上撰文指出,“轻症和无症状往往又没有一条绝对的分界线”,无症状也可能是“非常轻”、“让患者难以察觉”的症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