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卫健委:截至1日26个省份报告境外输入确诊病例


“虽然美国、巴西、阿根廷地区疫情对大豆出口的影响还需要评估,但在短期内中国无法把这部分短缺补上,中国大豆市场的供应量都会受到影响。进一步来看,如果经济活动之间的畅通不能及时恢复,大豆进口难的压力就会传导到价格上,价格会上涨。”刘守英说,疫情对中国粮食的总量供给不会带来太大的影响,但会加剧结构性矛盾,大豆的供给问题会是今年中国粮食的一个“坎”。

刘守英持有类似的看法。在刘守英看来,疫情对全球粮食生产和供给不会带来太大的影响,但会对全球粮食供给链条带来较大的影响。

目前看,巴西、阿根廷的疫情形势严峻。截至当地时间3月30日18时,巴西全国共确诊新冠肺炎病例4579例。巴西政府宣布3月30日起,所有不持有巴西身份证的外国公民均不得搭乘飞机入境巴西。作为全球第一大豆粕和豆油出口国的阿根廷,目前已有820例新冠肺炎病例,阿根廷总统费尔南德斯3月29日表示,将把全国强制隔离期延长至4月中旬。

疫情是否会导致全球粮食危机?

“目前粮食的生产端和供给端并未出现问题,但在多个国家封国封城的背景下,部分粮食供应链暂时中断。作为应急物资的粮食和食品最容易引起恐慌,而恐慌本身会加剧粮食的囤积,也容易带来资本市场的炒作。”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院长刘守英说。

部分国家限制粮食出口、全球粮食供应链不畅,这引发了很多人对中国粮食供给的担忧。

纽约州护士协会发言人金斯·伯格说,纽约市所有的医院都要求护士使用N95口罩,直到口罩弄脏为止,一些护士还被要求生病后才可以使用防护装备,尽管存在感染病人的风险,但出现症状的护士甚至也被要求继续工作。据报道,目前纽约已有3名护士感染新冠病毒后死亡,除了雅可比医疗中心的弗雷达·奥克兰,另外两名是来自曼哈顿西奈山医院的基乌斯·凯利和布鲁克林区国王县医院的特雷莎·洛科科。

“疫情的主要发生地在大城市,对粮食生产地的农村影响不会太大,因此不会对全球的粮食生产和供给量带来太大的问题。”刘守英同时表示,疫情的传染性太快,每个国家都必须在生命至上和经济损失之间做出平衡,全球多个国家不得已实施战疫体制,严格限制境外人流和物流入境,切断了全球经济活动的正常流通,这也同时切断了粮食在全球的供给链条。

这些数据来自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新冠病毒研究项目实时汇总的各个国家和地区数据。雅可比医疗中心 (图源:纽约每日新闻)

卡布瑞拉的同事弗里达·奥兰感染新冠病毒后于3月28日死亡。“一名护士上周末去世了。我们中已经有人生病了。谁来取代我们?”卡布瑞拉介绍说,她每周需要工作三到四天,每次值班时间长达12个小时,从早上7点到晚上7点半,有的时候甚至更长,以看护大批涌入的病人。